没睡醒的声音(´・ω・`)
以下是不用在意的梦呓时间。
 

《在夏令时结束的那天偷了一小时》

1.
咖啡馆的好氛围由互动、饮料和好视野结合。认真工作的黑人叔叔周身弥漫着好学的气场,这是我在试图换座位时盯着瞅了好一阵发现的。在电脑的哀鸣中,我终于鼓起勇气提出换位请求,他侧过头微微皱眉听完,爽快地放下活计挪动起来,还倾身帮我插了笔记本电脑插头。初来者的手足无措就这么被消解啦。

2.
在这家星巴克,落座的地方刚好可以望着偶有车流经过的十字街角。光线经由两侧的落地窗洒入。马路对面是企业的半开放式小花园,矮墙边的多肉植物在少有雨水的加州猛长,几朵小花有半人高,在一片肉中鹤立鸡群。斜对面是家墨西哥家庭餐厅,以粗旷线条装饰的陶土风格布置,专营一家三代的特色菜谱炖鸡,总是被聚餐的人群填满,而我常坐在餐厅...

《A coin for the homeless oldman》

今天和璧彤、可钧一起在街上走着,碰到了路边的流浪汉老人。秋风瑟瑟,老人穿着宽大的T恤,黑黢黢看不清色儿。他站在电线杆旁边,举着透明的塑料杯子乞讨。
起初出于对治安的担忧,也源于熟人的告诫,碰到乞讨时我都会快步掠过,一个多月下来,也就成了习惯。该给吗?该给多少?会不会被缠上?似是而非的问题被一同掠过了。
但璧彤拉开背包外层,掏出了一枚硬币,老人连声感谢她的好心,听起来倒也无害。我落在璧彤身后,跟上她,一边听她解释说,上过women without class的课后,知道了底层生活可以有多么惨,再说包里的硬币也实在嫌沉。我只好借机点头称是,“硬币不巧都在家里,下次带上吧。”
璧彤不时会流露出天真的好奇和...

安利这个Chrome浏览器的插件(o゜▽゜)o☆
Google 艺术计划
每天,在新标签页邂逅一幅新作。
90天来已经留下了11幅的联系方式啦。

「乏样子」

人生啊,就像熬一场夜。

困倦焦躁的一两点、迷惘沉痛的三点、到沉下心、凝神产出的四五点。

终于从活计中抬起头的时候,发现,最黑暗的夜晚已经过去了。

晨光温柔而明亮,新一天,会是很好的一天。

「这是你早起而不是熬夜的理由qwq」

今天被元琳发信息唤去练拳,见到了久违的元琳与小朱老师、一起练了拳,仿佛那段她们不在的时间未存在过。忽而得知廷耀已完成论文回家,走之前未来得及见上,而元琳也将在今早启程,回重庆与家人小憩。

才意识到相处的时日无多,从徘徊了一周的一两点状态堕入三点。可是,思及他们顺利写完论文、享受小假期继而顺利毕业,也为他们感到欢欣。

毕竟此期得一会,幸甚至哉。

愿你前程遂愿...

(o´・ェ・`o)园林不在,烈酒心巧克力无处投喂。

《现在起,作为一个现代人活着》

「走在夜路上,突然哼了起来」

    看完杜拉斯编剧的《广岛之恋》,老师分析时讲起对现代性的表达:
    “那些看似混乱的画外音,都是现代人内心情绪的絮语。意识流是对现代人复杂体会的充分表达。”
    课后和备受社会学现代性浸染的小可艾四目相交,第一反应都是:太不像了,这俩现代性太不像了。

    社会学的现代性始于吉登斯,是对现代社会特征的概括:断裂、时空分离、脱域、现代性反思性、焦虑、信任、风险,有别于传统社会。这也是我上学期相当沉...

KENRYOU GU

带一个对焦都对不清楚的塑料镜头上街

人无法成为彼此,但可以在某一时刻错身相融。

比如当我发现这首歌适合冬天晚上听🌚

电风扇上漏出的月光啊,是恶魔在挥手。
而我变成了无趣的大人、如愿以偿的普通人。
手机屏幕太亮了,啥都看不清。
很快我就要关上它,投入透明的夜晚。

夜的召唤不在那一团漆黑,它自有纹理,你要睁开眼睛,离开光源,认真看。
夜不可怕,不黑暗,不能被强光打亮。
可爱得像蓝色。

《错过方知好 错过也正好》

分享艺人 安防队 艺人主页:http://www.xiami.com/artist/384422096(分享自@虾米音乐)

好久不见啦kufufu
瞎忙活了一小阵子后,刚才久违地和元琳一起走去吃晚饭。经过宫门口的时候,忽然谈起她从珠海走到中大的徒步经历。

夜里八点,从渔人码头出发,第一段路在海边,伴着涛声一路走,风景非常美。
第二段路在市区,马路空旷少人行。
第三段路上山爬,终于四下一片黑,抬头可见许多星,「特别漂亮」。
下山已是凌晨时,精疲力尽昏欲睡。忽见街边袅袅烟,热气腾腾新出炉。可叹店家摸黑起,振奋精神再上路。
「走到后来,她的脚已经磨破了,我也快不行了。最后我们俩是互相搀扶着,回到了广寒宫。」

去时岐关车,回时靠双脚。今夜始出门,归来已晌午。
听元琳说完,已经走出了广寒宫前浅浅的草坪,路灯打在杂草上,一片昏黄。前面...

元琳和师兄喝了一些白酒,拍了一轮桌子后,又奋而点烟。取包、掏火机未遂、接烟甩包,师姐的一系列动作透着摄人心魄的节奏感。见烟就那样软塌塌地被元琳夹在指尖,我第一次真正意识到,香烟不过是被黄白的纸片卷起的烟草,仿佛经由手持者的纯真而完成了对它的祛魅。
纸卷经不住大力的吞云吐雾而皱起,继而被猛地向下一甩,飞溅的火花几乎要撞上白皙的腿部肌肤,触目惊心,心弦颤抖。就这么不断地一抽一甩一闪耀,烟已燃去半根,让人越发体谅水杯的心情,期待火光被按灭的时刻。但看不下去的师兄夺过剩下半截,翻手掷了出去,不知落到了哪里。

人,为什么要画画呢
元琳吊在车把手上的姿势格外随性,笑君的手法就更复杂些。二人挤公交时全程伴随着生动的手势变换。
对于这份图景的莫名喜爱溢了出来,具体表现在从师姐翘起的卷发和自在的坐姿上。在此,就悄悄地多提一句,没能表现出的花短裤和大白腿吧。
「太极社团聚餐前的田野笔记」

一行白蜡上青天
舞起棍来也用腰

《园林探索手记》

我曾以为,发现一个有趣的人就像是走进一个藏宝洞,在阴冷无尽的长廊中,石壁上的灯忽而一盏盏亮起,每一簇摇曳的火光都平添着人们的遐思——长廊尽头的珍宝想必更为光彩夺目吧?然而,与元琳师姐的相识却犹如丛林探险,处处惊奇、广袤无边。倒不如说是一座园林吧,将鬼斧神工凝于一园之内、一人之身,大山、湖泊、良田、美竹、路边的野果、亭角的滴水,不知是哪国工匠的手笔,移步换景、四时不同。这卷探索手记,也就由此而起。

TBC

被蚊子咬了,没有成侠。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71c464600100po95.html
《回忆鲁迅先生》的全文竟然有那么长。
一幕一幕的,无暇细品的日子,在回忆里倒格外鲜活。

脑子里开起了小火车,笔力跟不上,可是,遐想起来,真开心啊。你说矫情煽情这些个词……也行吧。但最开始的时候,我只是很坦率地、敞开自己感受着、记了起来。纯度很高很强韧的,化在寥寥几语间,可是能记得,也是重要的吧?

鲁迅先生居然没去过家门口的虹口公园☺所以鲁迅公园其实是鲁迅生前没去过的公园咯?没想到生生成了千篇一律公园中的特色啊,先锋先生。

嘿,南风刮来一页卡
多谢Bond😝

我的内心,果然是一个死宅啊。
看到这个blog的瞬间就把持不住了:
宅宅的一萬個為什麼

我觉得这样的距离正好,就隔着一片海互不打扰。
萌是赞美,是正义。
想要把复杂有趣的幻想世界多少带在身上啊,用高明的方式,和现实交织。

从前这样的品味是反抗、是一本正经地逃离,是胜者的游戏。
如今却仿佛被放逐到了百分百的现实世界。越来越高纯度的大人世界里,游戏规则侵入每个角落。次元是屏障、普通人是臆想,正邪两道走就是怪胎吗?不同就是异类吗?想要拥抱整个世界就是妄想吗?

在我被养大的世界里,诞生了这样的、中产阶级的无聊妄想。
那里活着毫无尊严谋生的人、活着为不值得的崇高献身的人。人们要小心翼翼地维持在两者之间的生活。避开灾祸、善...

一种人物导向听歌法,步骤简单。
step 1 翻开他的虾米播放记录
step 2 按时间挑出他在听的歌
step 3 感受这个人的心路历程

奇妙的是,不论他在想什么,我都在想他。看到歌名呢,仿佛可以自作聪明地想起谁、猜测点什么……可能我突然还挺想沉浸在这种想念他们的状态吧。

「离家三日出尔反尔」

竟然盯着看了半个小时想不出一句回话,我一个话痨真的要失语了!直想剥个蜜柑给你吃🍊
原来情话最动人的不是许诺,是事实的陈述啊😭

温柔起来真是无解,落泪的时候也那么温柔
哪个靠谱的人会收了这个小妖精呀👀

在此之前,关于你的事实,我能陈述个一整夜🌟

想知道做异乡人的味道,
像在地图上点亮了好几块儿,
有很多盼头,实现一点就开心得不得了。

感到满足,
又自觉任性。

爱是粘连吗?
对距离和爱的认知还是有点原始。

每次想要赌咒发誓的时候,
都一句话也写不出。

早睡早起,应该还是有话写的吧?
如今急匆匆、急匆匆,
我怀念的竟然是过去百无聊赖的日子?

哼,这道篱笆怎么那么难拆!
再来一次,还是要把它卸下。

一首生活型社会的主题曲?

和毛毛聊过之后,思维炸起了一朵小烟花。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好想去京都啊,买一双木屐,就能穿着浴衣在街上走。

看北京的金瓦朱墙并没有那么兴奋,毕竟是一道高墙。

胡同里的民居,倒是看得亲切一点,和江南水乡的白墙青瓦几分相似,但只记得水乡商业化后的样子了,还被旁边的新式楼房生生隔成了两个世界,一眼望穿。

所以特别想看看京都。

「好的大王」「没问题大王」

《今年春天的第一场雷阵雨♪》

如果要被埋起来,冬天太硬了,秋天太惨了,夏天有点闷,果然还是春天里,发着呆,被一场骤雨浇下的落樱和着泥,在渠边,透过嫩芽呼吸,沿着树根解消。

清醒的时刻像梦一样短促,

时钟正提醒着入眠时间到。

《夏雨与拟声词》

远处啊,风卷残雨,犹如千万匹野马奔过草原。刷~刷~百亩麦田挺起摇杆。
这边呢,一任阶前点滴——滴答、啪嗒。滴答、啪嗒。——不见天明。

从风眼往外走一点,肆虐的骤风像洪流裹身、扶摇直上九万里。没有声音啦,满耳声音,无所不听,听得无物。这不是坐禅,可能是耳膜快要破了吧。
料也看不到了,外面怎么会还有个「滴、答、滴」的世界呢?
真想听听啊。

忽~!呜~!风啊,咆哮得更劲了。
塔塔塔塔塔塔的雨亦下得更紧了。
奇怪,风还没有将雨吹走,雨也没有将风淋湿。
在那除了大地无处可归的可怜者和无身无形的虚幻者演出的间隙,晨鸟已悄悄地登场啼啭哩。
更奇怪,阴天开始亮起来了。

更奇怪,家里的花洒也开始漏水了,滴...

《西瓜酱》

一、在盆底铺上一层盐(海盐味道更原始),将西瓜瓤去籽,去皮,放入其中。上层放上霉好的黄豆,铺上面粉。
二、揉起来!同时加水至糊糊持平。
三、「酱就一个字,晒。」晒两到三个月。没事儿揉揉,发酵充分。

燎沉香,消溽暑。

蒸锅里有包子
冰箱里有豆浆
有咸鸭蛋
如果不想出去吃
家里也能解决
妈妈

《深夜》

在每一个碰巧遇见的深夜里,都死赖着不想走。
啊,醒了,再也不见了你。 

每天晚上,都做了梦。

王毅老师说,照片上有人才有生命力。
sensei 偷拍时引用,GJ~

《TBC.》

赖声川导演说要表现混乱,那是不是可以看做对于顺序的嘲讽呢?
【↑这么想的我一定是嘲讽脸见多了

发明了灯来模仿白昼,

点亮的灯更像是黑夜。

不到最后一天会怎样呢
不会动
放着不动
不动了
停了

停课
停课是怎样呢
台风
艳阳
没有战乱
不停课
当然不要战乱吧?

战乱的水手服
制服
Uniforms
变成了少女的梦传遍了各处

传到了何处
少女
化学少女
举着试管的少女和试管里的少女

是幼女吧?

课本上的幼女
回不来
过不去
直直地看着
伸了懒腰

伸展着的幼女身体
没什么好看

「最后一天之前也要开始动工啊!」